分享到:
當前位置:許肯中文網 > 桃運大相師 > 正文 正文_第二千三百六十三章 誰給的勇氣

正文 正文_第二千三百六十三章 誰給的勇氣

書名:桃運大相師  類別:都市言情  作者:金牛斷章 || 錯誤/舉報 更新/提醒 投票推薦

    雖然陳墨想看看展步寫什么字,可展步的心思卻完全不在寫字上面。

    展步之所以說來參加比賽,其實最重要的目的是看看夢使究竟會不會出現,現在夢使出現了,卻又表現的那么奇怪,所以展步的心思大多放在了夢使的身上。

    此時展步在想,夢使為什么要否認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,還一直說展步爽約?

    要知道,夢使的那種表情真不像是裝的,如果單單看夢使的表情,不明真相的人會肯定以為夢使真的沒有見過自己。

    此時展步不由在思考,難道夢使故意演戲給自己看,難道她另有其他的目的?展步撓撓頭,他仔細想了一下,并沒有想到夢使這么做會給她帶來什么好處,她沒有理由去否認昨天晚上的事情啊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候,展步忽然想到,會不會夢使真的不記得昨天晚上的事情,既然夢使能夠改變別人的記憶,那么夢使的記憶,會不會也能被改變?

    或者說,對一些不好的回憶,夢使能夠自己編織一個夢境,來麻痹她自己,或者直接刪除自己的部分記憶,這樣的話,一些不是太好的東西,夢使自己就可以選擇忘掉了。

    雖然這種可能性很低,但展步還是覺得,這是一種比較合理的解釋,否則,夢使的表現不會那么奇怪。

    此時幽后出現在了展步的識海中,幽后對夢使的反應,以及展步的猜測都看在眼里,所以當她出現之后,直接對展步說道:“展步,我還是堅持自己的猜測,我覺得,蛛兒可能被那馬臉怪物給控制了。”

    展步此時皺皺眉,然后對幽后問道:“為什么你會這么認為?”

    此時幽后想了一下,然后對展步說道:“我覺得,蛛兒昨天晚上的記憶,應該被那個馬臉怪物給修改了,所以她覺得從來沒有見過你。”

    展步聽到幽后這個推測,頓時點點頭,如果是這樣,蛛兒的確也有不認自己的理由。不過究竟是不是這種情況,展步還需要驗證。

    于是展步對幽后說道:“那你覺得,我們該怎么樣才能讓蛛兒記起你?”

    幽后此時思索了一下,然后對展步說道:“如果讓她回憶起我的話,應該給她一些熟悉的氣息,就像昨天晚上一樣,她忽然感覺到我的氣息,然后她就被勾動起了某些回憶。所以我覺得,只要給她熟悉的味道,那么她的本能就會帶著她,尋找關于她生命的真正源頭。”

    展步聽到幽后這么說,頓時沉吟道:“熟悉的氣息,那么什么才是熟悉的氣息……”

    緊接著,展步的眼睛忽然一亮,而后展步對幽后說道:“對了幽后,你說,我畫個讓她能熟悉的畫面怎么樣?如果畫面里有你,有她,有她那時候生活過的場景,當她看到這幅畫之后,會不會有所思?”

    幽后聽到展步這么說,頓時點點頭:“嗯,這個主意好,我暫時也不想太過刺激她,你就先弄一幅畫,測試一下她的反應吧。能勾起她的記憶最好,勾動不起,我們就另想其他的辦法。”

    幽后說完之后,她的手輕輕一揮,此時展步的識海中出現了一團霧氣,緊接著,霧氣漸漸散開,一個清晰的畫面出現在了展步的識海中。

    此時幽后對展步說道:“仔細看,這就是我和蛛兒以前生活過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那是一處翠綠青山之間的寺廟,寺廟不大,但是卻香火鼎盛,不少人進進出出。而寺廟的大門前則有一棵大樹,樹下是幽后盤坐,一只大大的蜘蛛趴在幽后的肩膀上,蜷縮著四肢,似乎在睡覺一樣。

    這時候幽后對展步說道:“展步,你就畫這幅畫吧,我印象最深的,就是我和蛛兒在樹下講經時候的畫面,我想,當她看到這幅畫的時候,應該會有所觸動。”

    展步于是點點頭,然后,展步就提起了毛。

    不過很快,展步就有些糾結的咧了咧嘴,這個……自己好像不會畫畫啊……不過很快,展步下定了決心,雖然自己沒有學過畫畫,但是想要通過繪畫表達一點意思,展步覺得自己還是能做到的,也就是畫不像而已,意思么,讓人看明白就行了。

    于是展步直接畫了兩個長條,然后在長條上方畫了個不規則的圓圈,兩個長條表示樹干,一個不規則的圓圈表示樹冠,很簡單的三,一棵大樹就出來劉鶚,然后展步就打算再畫樹下的幽后。

    然而不等展步畫接下來的東西,陳墨就在一旁驚呆了,她怎么都沒有想到,展步竟然像小孩子涂鴉一樣,在宣紙上亂寫亂畫。

    陳墨還打算看展步的書法呢,所以當展步的提起來的時候,陳墨目不轉睛。可是這幅畫是什么鬼情況?陳墨表示自己完全不知道展步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所以不等展步去簡略的畫其他東西,陳墨就黑著臉對展步說道:“停停停,展步,你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展步此時倒沒有多想,聽到陳墨問自己,展步直接說道:“畫畫啊。”

    陳墨聽到展步這么說,頓時咬牙切齒的說道:“畫畫?你還會畫畫?呵呵……誰給你的勇氣在我面前畫畫的?梁靜茹嗎?”

    展步聽到陳墨這么說,頓時一陣蛋疼,陳墨說的太有道理了,在她面前畫畫,還真的是需要非凡的勇氣,畢竟,人家陳墨可是畫畫類別的第一名,對陳墨的畫,連諾奈老師都贊不絕口,一般人怎么可能敢在陳墨面前說自己會畫畫。

    像展步這種完全不會畫畫的人,竟然讓陳墨守著他,畫的和小學生涂鴉一樣,也難怪陳墨會問展步,究竟是誰給的勇氣。

    當然,展步不是怕女生的性子,所以當陳墨說完之后,展步就瞪大眼,然后非常認真的對陳墨說道:“我的勇氣是天生的,和梁靜茹半點關系都沒有。”

    陳墨見到展步胡亂畫,還這么一本正經,她頓時哼道:“哼!重新畫!哦不對,不許畫,你給我重新寫!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;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章節目錄,按 ←鍵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鍵 進入下一章。

tlc同乐城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