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到:
當前位置:許肯中文網 > 獨斷大明 > 正文 第八百一十二章 集皇權相權于一身

正文 第八百一十二章 集皇權相權于一身

書名:獨斷大明  類別:歷史軍事  作者:官笙 || 錯誤/舉報 更新/提醒 投票推薦

    今年的天氣著實怪,才十一月份就冷的出奇,并沒有寒流,仿佛就是突然之間冷下來。

    公雞打鳴都顯得有些無精打采,天色漸亮,京城在一片凄冷中,漸漸熱鬧起來。

    最先熱鬧的,是督政院,不知道為什么,一干人不約而同齊齊早到,并且都非常認真的工作。

    “哎,李大人,你來的挺早啊?”

    “呵呵是啊,陜西那邊的幾個督正使落實了,我這邊正看著,如果有什么問題,我還打算去陜西一趟,親自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李大人做事就是這么認真,慚愧慚愧……”

    “客氣客氣,都是本分事,說不上認真……”

    “柳大人,您來的也這么早?”

    “別提了,河南那邊又出亂子了,幾個人為了進督政院,行賄索賄,反貪局那邊剛轉過來,我估計得親自出去一趟……”

    “您也要出去,您的身子骨行嗎?”

    “一輩子操勞命,早就習慣,再說了,咱們督政院的事,我能不上心嗎?”

    “那是那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韓大人,您這是要出門嗎?”

    “奧,對對,要去一趟山西,那邊太不像話了,那邊的實在是太不像話了,十幾個人在巡撫衙門居然動起了手,氣的巡撫趙大人要全部罷免他們,這不,奏本已經到了,我已經給副院正說了,這就去一趟,再不去還不知道出什么幺蛾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哦……”

    話雖然這么說,可一下子這么多人都著急忙慌的要出京,還是第一次見到。

    一些聽到風聲的人,現在是后悔不迭,沒能找理由出京,都在暗暗的想法設法的離京,躲開這個大漩渦。

    很顯然,關于靖王的一些流言,已經無聲無息的在官場蔓延,督政院就是重災區。

    在另一個小院內,魏學濂看著一封封舉告信,眉頭不是眉頭,臉不是臉。

    他在這里已經不少人日子了,對辦案很有心得,雖然這些舉告信寫的有鼻子有眼,可他一眼還是看得出,里面大部分都是捏造的,唯有一條,他實在辯駁不了:‘親王之身,僭越為官’。

    在這個宗法大過天的時代,違逆祖法是大罪!

    不過靖王在督政院待的太久了,他從政已經不是一天兩天,很多人,包括他都已經習慣了靖王的存在。

    習慣也是一種可怕,可以挑戰‘祖制’,比如,魏學濂雖然知道這是違背‘祖制’,心里卻沒有什么障礙,并不覺得有什么大逆不道,靖王也不應該被人這樣扳倒。

    他看著這些舉告信,氣不打一處來,案子他可以很快查清楚,可‘祖制’這一條,哪怕是皇帝都要慎重,何況是他。

    “皇上……應該有辦法吧?”魏學濂自語,他現在也只能寄希望于朱栩了,別人都沒轍。

    這一次與往常不同,沒有鬧的滿城風雨,但卻在官場迅速傳播,快的驚人。

    宗人府。

    魯王徹夜未眠,枯坐一夜,現在站在屋檐下,望著皇宮方向。

    靖王原本是靖江王,并不是朱元璋直系,一直是雙字王,是皇帝前幾年特旨加封。這個人,可以說,目前是宗室親王里最突出的一個,如果他倒了,宗室就真的再也翻不了身。

    京城已經圈禁了近六萬的宗室,其他各地還有更多,如果靖王倒塌,他們這些宗室王爺的日子將更加難過,日后的結局更是說不清楚。

    禮部現在也頭疼,‘祖制’往往是由禮部來繼承,發展,闡述,靖王違背祖制,也可以說是違禮,他們禮部是首當其沖。

    靖王一旦倒臺,后面就是追著,這一定會是一場浩大的運動,不知道多少人會被卷進去,六部尚書,從禮部,刑部,吏部沒一個逃得了,還要加上督政院,說不得還得牽扯到內的畢自嚴與孫承宗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說,靖王一倒,整個朝廷就要崩塌一大半了……”

    沈珣輕嘆,他坐在班房內,神思不屬,難以平靜。倒不是為了自己,而是在憂慮朝局。這暗中的人手段著實厲害,靖王確實是一個可怕的弱點,一旦他出事,朝廷就等于癱瘓了。

    內。

    畢自嚴,孫承宗,張問達三人一夜未睡,一直坐在那,默默無言。

    他們與外面擔心的不同,是在等著皇帝的處置手段,他們希望能第一時間知道,然后做應對,并且將風波減到最小。

    畢自嚴又喝了口濃茶,抬頭看向外面,道:“差不多了,皇上那應該已經醒了,讓鄭友元盯著,有什么消息立即來告訴我們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門外一個差役應聲,快速轉身離去。

    這差役剛走沒幾步,鄭友元就急匆匆而來,進門就大聲道:“二位老,不好了,通政使司那邊將一堆奏本都送去司禮監了,全都是關于靖王的!”

    畢自嚴如同被針扎了般,陡然精神起來,抬起頭看向他,還不等說話,孫承宗就沉聲道“都是什么人的奏本?”

    鄭友元道“還不清楚,有幾道是河南過來的,還有南直隸,然后就是幾個內定的巡政御史,我聽說措辭相當激烈,可能會觸怒皇上。”

    畢自嚴深吸一口氣,扶著桌子站起來,剛要說話,外面就響起了一聲尖銳的唱和。

    “皇上駕到!”

    畢自嚴身形一頓,與孫承宗對視,孫承宗也目露驚色,接著沉吟著道:“先接駕,其他再說。”

    畢自嚴點頭,整理了下衣服,邁步向門口走去。不等他們到門口,朱栩已經快步邁過門檻,幾人匆忙要行禮。

    朱栩笑著擺了擺手,大步穿過幾人,道:“都免禮吧,朕就是來看看。”

    說著,他就走到內大堂正中,上上下下,前后左右的打量。

    畢自嚴,孫承宗,張問達對視,都沉著臉,目光變幻。

    好一陣子,畢自嚴走到朱栩身側,斟酌著話語,道:“皇上,這么一大早來內,可是有什么要事?”

    朱栩轉頭看了他一眼,微笑道:“沒事,就是心血來潮,你們都坐吧。”他說著,走向最北面。

    內桌椅的擺放是有規矩的,比如最北面是兩張椅子,坐的是畢自嚴與孫承宗,一左一右,再兩邊是六部尚書的椅子,依次而列。

    朱栩走過去,抬了抬手。

    兩個內監小跑上

    前,將其中椅子一個搬出去,另一個放在正中。

    畢自嚴,孫承宗,張問達對這些倒是沒覺得有什么,只是心里有些不安,在朱栩坐下后,依次在兩邊坐下。

    朱栩穿著厚厚的棉衣,呵著氣,看著兩邊的三個人,笑了笑,沒有立即開口。

    畢自嚴,孫承宗兩人對面而坐,互相看了眼,孫承宗側身向朱栩,頓了好一會兒,道“皇上,內總理天下政務,些許小事定然能處理妥當,請皇上勿憂。”

    孫承宗這話說的很有技巧,朱栩端起剛剛上好的茶杯,順水推舟的道“嗯,朕對內的能力很是放心,只是回京之后,還沒有與二位老師好好聊聊天,朕就想著找個機會聊聊,這不就來了。”

    孫承宗神色不動,心里不寧。皇帝絲毫不提靖王的事,擺明要有大事情。

    畢自嚴面上沉著,給孫承宗一個眼神,示意他不要接話。

    張問達就更不會開口了,東林黨與閹黨勾結的事,對他打擊不小。

    朱栩喝了口茶,身心舒泰,然后看著畢,孫二人,道“朕上次去陜西,雖然沒有見到皇兄,可想起了很多事情,他當年在文昭,衣不解帶,兢兢業業,一絲不茍,對于政務從不怠慢分毫,朕回京這一路上一直在反省,這一條,朕比皇兄是差遠了。”

    眾人心頭微跳,皇帝這話是何意?要召回信王嗎?那萬萬不能!京城已經夠亂,信王絕對不能回來!

    畢自嚴與孫承宗暗自警惕,靜等著朱栩下面的話。

    朱栩并沒有照著他們的想法來,目光堅定的道“朕決定了,待明年親政后,朕便坐鎮內,與諸位臣一同處理政務,同坐同休,風雨不停!”

    畢自嚴與孫承宗,張問達都是神色微驚,他們怎么也沒有料到,皇帝的話是這個意思!

    圣君臨堂當然是他們求之不得的事情,若是能時時見到皇帝,他們很多事情做起來都會順手!

    這是盛世明君的作為!

    “皇上英明!”畢自嚴與孫承宗幾乎同時起身,行禮道。

    張問達慌忙跟著,事情也出乎他的預料——皇帝突然‘勤政’了。

    朱栩看著三人,笑著擺了擺手,道:“免禮,都坐下吧。”

    三人都頗為拘謹的坐下,心里還是很震動。皇帝雖然在景陽宮也算勤政,但卻比不了在內,這才真正的‘勤政’!

    朱栩有端起茶杯,心里暗笑,他這個皇帝,明年就要兼任內首輔了。這皇權,相權,都將在他手里!

    裝模作樣的喝了口茶,他放下茶杯,環顧一圈,故作沉吟的道“內輔臣還是少了,這樣吧,靖王入!督政院日后會越來越重要,他入,是必須,也是理所當然……”

    眾人心頭再驚,同時明悟!

    原來皇帝是打這個主意,他要靖王入!

    可是!

    這樣不知道要掀起多大的風波,朝廷,京城官場還可控,天下士林還不知道會罵出什么樣難聽的話來!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;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章節目錄,按 ←鍵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鍵 進入下一章。

tlc同乐城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