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到:
當前位置:許肯中文網 > 靈劍尊 > 正文 第1045章 慘烈戰斗

正文 第1045章 慘烈戰斗

書名:靈劍尊  類別:都市言情  作者:云天空 || 錯誤/舉報 更新/提醒 投票推薦

    冰甲晶瑩剔透,折射出淡淡的幽藍光華,甲面上,清晰倒映出武靖血、藺天沖和墨望公的驚訝面龐,雙瞳無不是驟然間緊縮。

    九寒冰甲,居然復原了。

    “這怎么可能?”藺天沖的眼眸僵硬在那里,怔怔的看著兩套九寒冰甲,這甲胄,防御力無比驚人,他們好不容易才將其轟碎,萬萬沒想到,兩套冰甲,竟然瞬間復原了。

    “應該跟萬寒冰魄大陣有關,剛才冰甲復原的一剎那,萬寒冰魄大陣微微顫動了下,而且,這里面似乎還有一絲本源之力。”

    墨望公道了一聲,雙眸同樣凝視著九寒冰甲,這時候,他終于明白,為何夜血裳明知道他們到來,還如此的鎮定自若,對方的準備,同樣充足。

    “你的推測很準確。”夜血裳的聲音緩緩響起,她滿是贊賞的看著墨望公,主動道:“這兩套九寒冰甲,本就是由萬寒冰魄大陣凝聚而來,只要大陣不破,九寒冰甲就能夠不斷復原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你所說的本源之力,則是來自于水源玄晶,一絲水源之力,一絲九寒之氣,兩者同時融入冰甲中,能讓冰甲更為渾厚,復原的速度也更快。”“我們兩人的真實境界,不過是涅槃層次,經過萬寒冰魄大陣的加持,實力可以達到半步武皇,但體魄強度,卻遠不如真正的半步武皇強者,甚至還不如你們,但,只要有九寒冰甲,你們就休想有半分勝算

    。”白衣美婦目光森寒,冷冷盯著面前三人。

    “好一個狐假虎威的茍且之輩。”藺天沖反譏一笑,頓時讓白衣美婦的雙眸噴涌出熊熊怒火,一抬手,銀梭再現,峰巔又重新卷起狂暴風雪。

    “慢!”夜血裳淡漠出聲,攔下了白衣美婦的動作,只見她凝目直視著虛空中的魔神虛影,緩緩吐字道:“你們布下這座詭異靈陣,雖能提升實力,可是在同時,也會給予你們莫大的傷害,那十五人,更是猶如祭品

    ,只有死路一條。”

    “倘若長久鏖戰下去,你們會死,而且,還會死得無比凄慘,痛苦,倘若……”“你說完了沒有?”藺天沖這時突然出聲打斷,話音夾雜著強烈的不耐之意,沒好氣的說道:“如果你說完了,立刻給我閉嘴,如果沒說完,就給我憋著,你好歹也是一宮之主,堂堂武皇強者,哪來這么多廢

    話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白衣美婦聽完后大怒,一張嘴,藺天沖直接瞪了她一眼,語氣譏誚道:“你什么你,要戰便戰,不戰就立刻給我滾,我沒這個閑工夫跟你們斗嘴皮子。”

    藺天沖剛說完,兩名副宮主和夜血裳,下意識被噎得說不出話來,武靖血和墨望公則是爆發出一陣笑聲,臉上的凝重之色完全消失掉,雙眸重新變得銳利。

    “藺天沖,雖然我一直不服你,但就憑你這兩句話,此戰過后,我請你喝酒。”武靖血踏前一步,走到了藺天沖的身旁,笑聲如雷鳴,嗡嗡作響。

    “也算我一個。”墨望公同樣踏步,笑吟吟道:“我在齊天峰的庭院內,私藏著幾壇萬年佳釀,一直沒怎么舍得喝,今天,就沖著你這幾句話,以后你想喝多少酒喝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此話不假?”藺天沖眼睛一瞪,生怕墨望公出言反悔,見墨望公笑著點頭,不禁雙眼一亮,下意識舔了舔干燥的嘴唇。

    看到藺天沖這般模樣,墨望公和武靖血又是大笑,完全不像是面臨著艱難死戰,豪邁之氣,巍然如風,充斥于這片虛空的每一處角落。“死到臨頭了,還想著喝酒,愚蠢之人就是愚蠢之人,簡直無可救藥。”夜血裳冷眼看著三人,心中頓時有股無名之火燃起,目光一凝,兩名副宮主立刻會意,腳步接連跨出,釋放出渾厚威壓,壓迫在三人

    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男兒之間的情義,你一個無情無義之人,縱使窮極萬千年歲月,也不會懂得,實在是可悲!”武靖血猛然一震長戟,煞氣綻放,高亢龍吟再度震天而起。

    三人相視一眼,隨即同時移目,儼然不懼的望向了前方,不語,不言,但心中的戰意卻凝聚于一點,甚至連身上的靈力,都隱約產生了共鳴。

    “戰!”

    一道高亢喝聲從三人嘴中吐出,腳步踏出,靈力綻放,戰意更是沖云裂霄,毫不猶豫的朝著前方撲去,一次次爆發出最強的攻勢。

    頃刻間,峰巔之上,各色靈光宛若癲狂般肆意流竄,轟鳴聲陣陣,一片混亂,簡直就宛若世界末日降臨,處處都是毀滅氣息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九寒峰山腰處,場面同樣是混亂不已。

    原本寬闊空曠的廣場,已經變成了一片廢墟,煙塵滾滾,坑洞萬千,到處都是碎石斷巖,散發出一股衰敗之感。

    廢墟中,充斥著刺目鮮血和殘肢斷骸,一具具尸體堆疊在一起,畫面甚是驚悚。

    那些逸散出刺鼻血腥氣味的尸體,乃是九寒宮之人,數目驚人,每一人的死狀都無比恐怖,無一具完整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的尸體,自然是陰陽劍奴,無血腥氣味,更無鮮血流淌,猶如一根根枯木。即便如此,廣場上的廝殺,依舊沒有結束,甚至變得更加瘋狂,三千寒星古陣早已經不復存在,所有九寒宮弟子不斷沖殺過來,可是修為低微的她們,死得最快,幾乎每一道流光掠過,都會驚起滾滾血珠

    。

    奈何,她們的雙眼,早已經被殺戮和仇恨所蒙蔽,即便身死當場,也要不斷的向前沖殺,有些人甚至直接引爆靈海,直接撲向陰陽劍奴,更要撲向楚行云。九寒宮,三千天靈弟子,此刻已經不足百人,十八名長老,僅僅剩下四人,其余者,全部身死,永遠的埋尸于此,而八十名陰陽劍奴,死傷同樣慘烈無比,唯獨留下十名,此刻已經被人群所淹沒,死死支

    撐著。“雙方鏖戰至今,我們還占據著優勢,趁著這十人被牽制住,我們四人同時出手,強行滅殺楚行云,只要他死了,此陣將徹底的結束。”混亂之中,林冰璃的聲音低沉響起,她并沒有死,依舊茍活著,身上

    也是多出了數道猙獰血痕,氣息虛浮不定,紊亂不已。

    這一刻,她卻沒有理會傷勢,也絲毫沒有顧及那些浴血奮戰的九寒宮弟子,雙眸噙著殺意,一如既往的冷視著前方的一名俊逸青年,口中吐出陰森的必殺言語。她,太恨楚行云了,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:今日,無論如何,都要殺了楚行云!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;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章節目錄,按 ←鍵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鍵 進入下一章。

tlc同乐城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