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到:
當前位置:許肯中文網 > 萌妻哪里逃 > 正文 第1730章 你想笑就笑個夠吧

正文 第1730章 你想笑就笑個夠吧

書名:萌妻哪里逃  類別:其他類型  作者:隊 || 錯誤/舉報 更新/提醒 投票推薦

    此時,圍繞在孟沛遠腦海里轉的只有兩件事,一件事是惜兒身體平安無恙,一件事是惜兒懷的是個男孩?

    見孟沛遠喜怒不明的盯著自己,醫生不由戰戰兢兢的問道:“孟二少?您沒事吧?”

    不應該啊!

    明明他聊得都是些喜事,怎么孟沛遠卻露出這樣一副表情?

    他當然不知道,孟沛遠這其實是開心到出現短暫失語的狀態。

    一直以來,他都沒有特意查過惜兒懷的是男孩還是女孩,那是因為他覺得不管生男生女都一樣,但在喬司宴設計綁走惜兒后,他的想法突然有了改變。

    比起嬌滴滴的小公主,他更需要一個勇敢的小騎士,能夠在他觸手不可及的時候,保護惜兒免受壞人的侵擾。

    而現在,他的想法成為了現實:惜兒懷的是個男孩!

    雖然他將來出生后,難免和他這個當爸的爭風吃醋,但只要一想到家里又多了一個男人可以保護惜兒,他就覺得一切都變得好接受起來了。

    收斂思緒,孟沛遠對上醫生那擔驚受怕的眼神,開口說道:“我沒事,謝謝你了。”

    言罷,揚了揚手里的檢查報告,沖醫生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見狀,醫生不由舒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在回了聲“不用謝”后,醫生主動幫孟沛遠帶上門,告辭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正當孟沛遠拿著報告往回走的時候,洗手間內的白童惜恰好洗完澡,正挺著個大肚子站在花灑下面伸手夠放在洗漱臺上的新衣服。

    這肚子大了,連穿個褲子都費勁,好在孟沛遠給她準備的是連衣裙,有效的減輕了她的負擔。

    最后在插上吹風筒將頭發吹了個七成干后,白童惜伸手拉開面前的洗手間大門,踩著拖鞋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坐在窗前低頭翻閱檢查報告的孟沛遠,在聽到動靜后,反射性的抬眼一瞧。

    就見白童惜白裙飄飄的步出,一頭黑色的長發柔軟的垂落著,明明身上再無多余的飾物,素面朝天,但就是怎么看怎么好看。

    “呼。”

    在舒了一口氣后,白童惜注意到孟沛遠手里似乎拿著什么東西,不由好奇的朝他走近。

    “孟先生,這是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這是你的身體檢查報告。”

    在白童惜微微一屏的呼吸中,孟沛遠笑著宣布:“惜兒,你很健康!”

    聞言,白童惜面上不禁躍上喜色,隨即詢問:“那我們的孩子呢?”

    “我們的孩子也很健康。”孟沛遠說著,輕輕將手放在了她隆起的肚皮上,柔聲問道:“你想不想知道,你懷的是男孩還是女孩?”

    白童惜“嗯?”了一聲,其實早在喬司宴讓醫生給她做孕檢的時候,她就已經得知自己懷的是個男寶寶了。

    不過這事,她并沒有告訴孟沛遠亦或者是其他人,免得招來不必要的誤會。

    只聽她裝傻道:“孟先生,是不是檢查報告出結果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孟沛遠先是點頭,再是說:“我們即將迎來一個男寶寶,他可能會很淘氣,不過我會幫你一起教訓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教訓?”白童惜輕笑一聲后,問:“他那么小,你舍得嗎?”

    “當然,在我心中,你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這是大實話,孟沛遠之所以想要生男孩,是建立在想要保護白童惜的基礎上,而不是單純的想要傳宗接代這么簡單。

    如果白童惜聽得到孟沛遠的心聲的話,估計會哭笑不得,剛出生的小孩才那么一點大,身為父母的他們呵護都來不及,哪能反過來要求孩子保護他們啊,這不是強人所難嗎?

    言語間,白童惜突然想到什么的問:“孟先生,你說,我們要給孩子取什么名字好啊?”

    孟沛遠盯著她的肚子,一本正經的說:“首先,他必須姓孟。”

    “廢話!”白童惜忍不住嗔了他一句,虧她還聽得那么認真,結果他卻在跟她講冷笑話!

    孟沛遠呵笑了一聲后,說道:“我覺得叫孟念惜就不錯,你覺得呢?”

    “孟、念、惜?”白童惜一字一頓的讀過去,只覺心底涌起一道暖流,但

    “孟先生,這個名字是不是太女氣了?”

    “女氣嗎?”孟沛遠嘀咕一聲,改而道:“要不然,叫孟愛惜?”

    “別鬧!”白童惜險些笑噴:“小心他長大后找我們算賬。”

    “他敢!”孟沛遠故意板起臉:“看我不把他揍一頓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!”白童惜雙手一叉腰,用更嚴厲的聲音壓了回來。

    對此,孟沛遠心頭不禁冒出了酸泡泡:“這臭小子還沒出生呢,你就這么疼著護著了?慈母多敗兒,你聽說過沒有?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一定因材施教,絕不過度溺愛,但也不會讓你莫名其妙的懲罰他。”

    孟沛遠道:“男孩子不打不成器,除非你想把他培養成一個娘娘腔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白童惜被他噎的不輕:“你這都是哪個世紀的歪理啊!”“21世紀的。”孟沛遠道:“我爺爺當年就是這么教育我爸的,我爸當年就是這么教育我和我哥的,要不然我們孟家的男人能成長得這么好嗎?惜兒,我可先跟你說好了,這臭小子將來要是做錯事,你要是攔

    著我打他,我就連你一起打。”

    聞言,白童惜不由失聲道:“你、你還要打我?!”

    “當然!”孟沛遠一點腦袋,神情變得曖昧起來:“打屁股,打得你哭著喊著求我停下來也沒用。”

    打屁股?

    白童惜原本盈滿怒氣的心田頓時被羞澀取代:“孟沛遠!我警告你,你將來要是敢在孩子面前打我屁股的話,我就……我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怎么呢?”見她急得、氣得、羞得連話都說不好了,孟沛遠忍不住揚起一個大大的笑臉。

    這樣的表情落入白童惜眼中,可以說要多欠扁有多欠扁:“哼,你想笑就在這里笑個夠吧,我不理你了!”

    正當白童惜佯裝生氣的轉身走人時,她的腰身突然多出了一只大手。

    不過是被略施巧勁,她便跌坐在了身后男人的大腿上。白童惜還來不及扯開對方的手,就聽身后傳來“唔!”的一聲低吟,好像很痛苦似的。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;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章節目錄,按 ←鍵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鍵 進入下一章。

tlc同乐城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